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518章 领悟大道(2-3)

作品: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|作者:谋生任转蓬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1-02-23 17:29:58|下载: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TXT下载
  待关九和诸洪共离开以后,冥心大帝又道:“花正红,本帝让你拜访上章,结果如何?”

  花正红说道:

  “前天我去拜访上章大帝,求见那两名太虚种子的拥有者,简单了解了一下。这两人皆是女孩,实际年龄不大,她们的天赋是我目前所见到的太虚种子拥有者中,最高的。”

  冥心大帝点点头道:“继续。”

  花正红继续道:

  “这两个女孩,观其言行举止,聪明灵巧,思想单纯。若是让我判断的话,她们是最适合收服的对象。我打听了其他的太虚种子拥有者,年纪虽说也不大,但比这两个女孩要更加难以驯服。”

  年龄越小,更容易教化。

  自古使然。

  人贩子最喜欢拐卖的多数也是年纪小的小孩子。

  冥心大帝淡然说道:“依你之见,今日七生所带回之人,如何?”

  花正红摇摇头:

  “此人有些憨直,言行举止似乎有些傻……”

  冥心大帝说道:“连你觉得此人不行?”

  “不敢。”

  花正红微微躬身。

  这毕竟是七生带回来的太虚种子拥有者,今后要教化,将其驯服,使之成为冥心大帝的臂膀。

  花正红补充道:“傻一点,未尝不好。七生殿首亦是太虚种子拥有者,与此人相比……”

  她支支吾吾。

  冥心大帝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  花正红说道:“我总觉得七生殿首,有些难以捉摸。他的城府太深了,这样的人,最难驾驭。”

  天底下无论是哪个帝王,都喜欢听话的。

  她认为冥心大帝也应该这样。

  至少十万年来,太虚十殿哪个不敢听话,下场都很惨淡。

  冥心大帝说道:“他的事,无需你过问。今后管好你的事,即可。”

  花正红心中微怔。

  没想到冥心大帝竟如此偏袒七生。

  这个七生,进驻屠维殿才三十年,到底给冥心大帝灌了什么迷魂汤?

  “是。”花正红躬身。

  “本帝要亲自拜访上章,这里交给你了。”冥心大帝说道。

  “恭送大帝。”

  冥心大帝的身影原地消失。

  ……

  上章。

  物华天宝,人杰地灵。

  乃是太虚西方最为秀丽之地。

  天干上章,说的便是这里。

  冥心大帝出现在上章殿前。

  “上章。”

  他漠然轻唤了一声。

  果不其然,上章大帝第一时间出现在殿前,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说道:“冥心大帝?”

  冥心大帝看了他一眼,抬头扫过高耸入云,巍峨雄伟的大殿,说道:“转瞬五百多年过去,本帝来看看你。”

  “看我?”上章大帝笑道,“只怕大帝另有所图。”

  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  冥心的做事风格,上章太了解了。

  冥心也不拐弯抹角,说道:“本帝想看看她们。”

  上章不是傻子。

  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了冥心的意思,当即摆手笑道:“只怕不可以。”

  冥心微微皱眉。

  上章大帝说道:“你已经有了两位太虚种子拥有者。不管是圣殿也好,上章也罢,都是殿主做事,何必在乎她们在谁的手中呢?”

  “你想多了。”冥心淡淡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本帝若想夺取所有太虚种子,谁敢阻拦?”冥心语气自信,不容置疑。

  这倒是实话。

  况且屠维殿的七生就是冥心一手提拔,若是真的想要得到太虚种子,直接让七生把他们全部抓回太虚即可,何必帮上章。

  上章大帝不太理解地道:“七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冥心没有回答。

  上章大帝何尝不知其中的道理,让开一个身位,作势道:“请。”

  ……

  冥心大帝见了小鸢儿和海螺。

  她们被关在一处环境清幽的道场之中,有强大的阵法禁锢。

  上章大帝说道:“还不快见过殿主?”

  小鸢儿看了一眼冥心,说道:“殿主是谁?”

  “不得无礼。”上章大帝说道。

  “你这人真不讲理,我不知道,也叫无礼……这么凶!”小鸢儿嘟囔道。

  冥心大帝并不介意,抬手阻止了上章的继续训斥,问道:“你叫什么?”

  “你放我走,我就告诉你。”小鸢儿笑嘻嘻道。

  冥心大帝说道:“多少人想入太虚,求而不得,你却要离开?”

  “我不喜欢这里……”小鸢儿说道。

  冥心大帝避开了这话题,而是再次问道:“亮出你的莲座。”

  “不亮。”小鸢儿果断拒绝。

  “……”

  上章大帝觉得这丫头真是公主病太严重了。

  当着冥心的面儿,还敢这般放肆,真是胆大包天。

  上章大帝又转头看向海螺,说道:“你叫什么。”

  “海螺。”海螺反而如实回答。

  “修行几何?”

  “真人。”

  冥心大帝点了点头。

  虽然只有简短的谈话和聊天,但也算是了解了二人的脾气和性格。

  花正红说的没错。

  于是道:“你们会喜欢太虚的。”

  说完,转身离开。

  小鸢儿嘀咕道:“这人好怪啊!”

  上章看了二人一眼陪同冥心离开了道场。

  来到外面。

  上章大帝笑道:“如何?”

  “她们能否成为太虚的一大助力,就看你了。”冥心说道。

  “自然。”

  上章大帝微叹一声,“这两个小丫头,年少无知,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。她们时常与本帝顶嘴。可不知为何,我竟丝毫不生气。”

  冥心大帝面色平静也没说话。

  上章大帝见冥心保持沉默,便又叹一声:

  “若我那可怜的女儿还在……也差不多有这么大了吧。”

  冥心大帝的表情稍稍有了点变化,变得有些严肃,说道:“有些事,过去了便不要再提。”

  冥心见上章看着远方,不知道想什么,便补充道:

  “要怪,就怪盗走太虚种子的人。”

  “我只怪我自己。”上章大帝道。

  冥心沉默。

  上章大帝叹道:“不提也罢。”

  他将话题转移,问道,“魔神,真的死了吗?”

  冥心面无表情,说道: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很怕他?”冥心问道。

  上章轻哼一声,道:“本帝会怕他?本帝可不是屠维那蠢材。”

  “但愿如此。”

  言罢。

  冥心消失了。

  上章几乎没有停留。

  虚影一闪,回到小鸢儿和海螺的附近,远远地看了一眼。还在……冥心这老狐狸,到底在干什么?

  “七生是他的人,难道……他们合伙利用本帝?”

  上章总觉得事情不对劲。

  走了过去。

  感知二人的变化。

  短暂的检查过后,和之前一样。

  小鸢儿和海螺看到了上章大帝,说道:“又来。”

  上章大帝笑道:“丫头,你初入太虚没多久,可想出去看看?”

  “我可以?”小鸢儿有些意外。

  “当然。”

 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,多哄哄就好了。

  “那你带海螺出去逛逛吧。”小鸢儿说道。

  小鸢儿知道海螺来自太虚,自从被抓回来之后,她就想出去走走。但很显然,没这个资格和条件。

  上章扫了一海螺。

  说实话,他更看重和欣赏小鸢儿。

  一听到海螺要出去,兴致立时降低了三分。

  海螺非常有礼貌地道:“大帝能带我出去看看吗?”

  上章大帝的表情,明显没之前那么积极。

  小鸢儿道:“不愿意就算了!”

  上章大帝说道:“本帝言出必行。”

  他随手一挥。

  罡气将二人笼罩。

  三人成三道流星,于上章的天际飞旋。

  天空湛蓝,万里无云。

  山川河流,秀丽壮观。

  这里的一草一木,都远胜于未知之地,如同进入了春意盎然的山水画之中——古老而神秘的峡谷丛林;溪瀑交错的奇山异峰;旷远无边的悠长古道;通天彻地的悬空云台……

  “如何?”

  上章大帝整日繁忙,如今自行游览山川,竟不知自家地盘,如此秀丽,令人心旷神怡。

  小鸢儿早已被这一切感染,不禁点头道:“真的好漂亮。”

  刚说完,立马意识到立场不对,当即摇头道:“也就那样吧,跟我的家乡比,差的太远。”

  这时,海螺指了指那悬浮在天际的一块巨石,说道:

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“那是朝天台,祭祀之用,用以祭拜天地。”上章大帝说道。

  “哦。”海螺点了下头,又指了指远处的一座湖泊道,“那又是什么?”

  “天玉湖。广袤如天,清澈如玉。”上章大帝介绍道。

  我堂堂大帝,居然沦落到给两名俘虏当导游!?

  上章大帝忍着心中不快,看着两名天真烂漫,玲珑秀气的丫头,积累的怒气,又全消失了……

  三人飞到了一座非常奇怪的丛林。

  丛林里有一座奇特而庄严的墓地。小鸢儿指着哪里问道:“那又是什么?”

  上章眉头一皱:“无需再问。”

  “不说就算了。反正我师父一定会告诉我的。”小鸢儿说道。

  上章:?

  这意思是可以拜师?

  上章舒展眉头,表情依旧有些严肃,淡淡道:“那是坟墓。”

  “谁的?”小鸢儿有些惊讶。

  “本帝的女儿。”上章依旧很平静地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小鸢儿嘀咕道,“我不是故意的啊。”

  上章长叹一声:

  “若她还在,想必和你们一般年纪。”

  说到这里,上章明显不太想继续谈这个话题,转移道:“本帝在东南方向有一道场,若你们愿意,便在那里修炼吧。你们有任何要求,本帝都可以满足。但本帝只有一个要求……你们二人今后要效忠上章。”

  “我考虑考虑吧。”小鸢儿眼珠子一转说道。

  “本帝有的是时间。”

  三道流星朝着东南方向飞去。

  ……

  转瞬,又十年过去。

  深渊中。

  大地的力量越积越多。

  从上空俯瞰深渊,就像是看到了满天星斗。

  而在那浩瀚的星斗之中,却有一颗星星,更加璀璨明亮。

  四面八方的能量,不断地朝着那明亮的星星汇聚。

  嗡——嗡————

  那颗星星翁鸣作响。

  突然化作流星,在深渊中飞旋。

 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刻钟左右,然后流星定格归位。

  轰!

  以流星为中心,出现了大面积的能量风暴,席卷深渊。

  一道光柱冲向天际。

  轰!

  深渊之上,不断地坠落大量的碎石。

  接着,陆州猛然睁开眼睛……

  “何为空间?”

  “何为时间?”

  “老夫为什么在这里?”

  陆州恍然醒悟。

  感受着天地之间,深渊里的能量,像是海水似的在周围游荡。

  他情不自禁地抬起手,撩起海水。

  每次挥动,那空间跟着扭曲了下。

  仿佛能看到似的。

  陆州感觉自己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。

  过了一会儿,才缓过劲来。

  不由叹息:“还在深渊之中。”

  他打开系统看了一眼,提示升级中。

  上次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,都是一次成功,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半途惊醒。

  他能感觉到空间的变化。

  却又说不上来。

  既然系统还没升级完成,那就继续开命格。

  这次,陆州取出了珍藏依旧的勾陈命格之心。

  将其嵌入莲座当中。

  然后继续进入天书的参悟之中。

  前后不到一刻钟的功夫,陆州又陷入了沉浸状态,失去了五感六识。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太虚敦牂剧烈颤动。

  过了好一阵子,才渐渐平稳了下来。

  未知之地敦牂,对应的太虚位置,刚好便是上章!

  上章大帝眉头皱着。

  俯瞰着山川大地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小鸢儿害怕地道:“太虚也会地震?”

  海螺附和道:“可能吧。”

  “这里好危险!刚才我感觉要塌了似的。”小鸢儿道。

  “不得胡言乱语。”上章轻斥道。

  也就是这时候,四五名虚影出现在上章大帝的前方,同时躬身。

  “大帝陛下,已经查明了,这股力量来自未知之地,敦牂。”

  “敦牂?”

  “此前敦牂天启已经坍塌。深渊出现了能量风暴。可能……可能是风暴造成的空间撕裂,影响了太虚上章。”

  闻听此言,小鸢儿说道:“天真的要塌啊!?”

  上章大帝沉声道:“有本帝在,这天塌不了。”

  “我不希望天塌了……”小鸢儿嘀咕道。

  “为何?”

  “我师父说,天塌了他扛着,我不想师父扛。”

  “你有师父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他在哪?”

  说到这里。

  小鸢儿突然低声啜泣了起来,眼泪汪汪地道:“掉深渊里……死了。”

  上章大帝不知是喜是悲,只是道:“节哀,人死不能复生。”

  这件事,要怪就怪屠维大帝和魔神吧。

  被这场战斗波及而死的修行者,只怕不少。

  小鸢儿擦了擦眼泪,说道:“我想去敦牂看看。”

  上章点头道:“孝心可嘉,本帝成全你。”